为什么高学历对经商没什么用?

2022-11-30 17:17:49 阅读:70

中外都有一流人才经商的说法,但是另一个令人尴尬万分的情况是:无论中外,高学历在商界都遭受了冷落。

 

且不说与比尔•盖茨齐名的世界顶级富豪拉里•埃里森在耶鲁毕业典礼上的演讲辞里反映的许多商界巨子都是学历不高,而且许多是很早就退学的现象,在香港也几乎很难找到几个商界巨子是高学历的,就是中国大陆的商界巨子也说过类似的话,比如身为中国太平洋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总裁的严介和曾在做客新浪网时就表示: 

 

“我做了20年掌门人,用人我觉得学历方面最理想的是本科生,最差是在学校里面一气呵成读到博士的。MBA成功率不到5%。”

 

这确实是一个值得深思的现象。如果说,我们的博士培养存在着种种问题,比如原始原创能力不够之类确实普遍存在的话,那么从哈佛中途退学的比尔。盖茨又作何解释?还是中国的严介和先生坦诚,他说:

 

“经商靠智商,高智商的人不一定是高学历,同样,高学历的人不一定是高智商。”

 

此话对高学历人员确实又是一个不小的打击。这无疑是把高学历人才与高智商划了一个不等式。这与我们平时的习惯看法似乎大相径庭。那么,这里面究竟蕴含了什么道理呢?

 

首先做学问毕竟不同与经商。这是两个不同性质的领域。

 

经商,严介和先生说靠的是高智商,这个高智商当然不完全是我们心理学上所说的高智商,而是一种我们理解的灵气。一个人身上有没有这种灵气,确实不是完全靠读书就可以得到的。

 

比如同样读一本书,有人能够悟出许多道理,而有人却只能背诵里面现成的名言警句,却不会有任何新的见解,同样是有新的发现,却又有一些差别,比如,有人可以闻一知十,有人可以举一返三。

 

这里人的差别就反映在了一些内在的质上,而不是纯粹的量上。

 

我以为经商的成败许多时候对人的素质要求更多的就是这样的灵气,用严介和先生的话说,就是他理解中的“高智商”。虽然这样的灵气在做学问的时候也是非常需要的,但是,实际上对于做博士论文来说,与其说要这样的灵气的大脑,不如说更需要的是一个沉重的屁股。

 

博士论文虽然说要求要有原创性,实际上博士论文更多的还是整理前人的东西,能把别人的现货理清一个线索,就很不错了。

 

因为博士作为高学历人才,就其根本来说主要还是作为“狐狸”式的人才,而不是“刺猬式”的人才。所谓“狐狸”式人才,其实就是专门研究一个比较狭小的领域,或者干脆只研究一个小问题。而只有“刺猬”式的人才可能是一个能够融汇贯通的人。

 

但是,无论中国,还是西方的教育,实际上只能培养“狐狸”式的人才。因为博士是批量生产的,而批量生产的东西多数是标准件,不太可能是个性鲜明的独特的“这一个”。像马克思、爱因斯坦这样的人不是仅靠拿博士学位就可以成就的。尽管他们也都是一个博士。

 

如果一个人能够有一个沉重的屁股加上一个异常有灵气的大脑,那么这样的人才是可遇不可求的。

 

其次,如果说培养一个博士,调动他的聪明才智只是人所有素质才能中的一个方面或者一部分,就足够了的话,那么作为一个商界人才来说更多的是要依赖他与生俱来的灵气,靠的是他作为人的整个素质。

 

商场如战场,这一点至少说明优秀的军事指挥员与优秀的商业人才是有相通之处的。

 

如果作为军事学博士,在某个狭小的理论上作一番研究,也可以依靠纸上谈兵拿到一个博士学位,但是如果真要打仗,所要利用的恐怕就不是你的博士论文所圈定的狭小的题目范围了。他所遇到的事情是无限广泛,而且随时要求根据战况的变化而随机应变的。这种能力的运用是对一个人的见识、胆略、敏感及深邃的洞察力严峻考验。做优秀的博士论文当然也会有相应的要求,但是更多的是凝心定气,长期专注于一个问题的思考。

 

现在再来看看,经商其实是与这样的素质要求是大不相同的。为什么在香港、在美国甚至也在中国,商界的成功人士中学历高的不多。其原因也在这里。

 

经过严格的博士、硕士训练过的人,他们的思维很难转到商界的情况上来。比如商界的情况瞬息万变,这样的情况在做博士论文时就不太容易出现。做博士论文不一定要求有较高的情商,胆量与气魄方面的要求也不高。

 

如果说经商是对一个人的完整而全面的要求,那么做学问更多的是极其片面地使用了某一方面的技能与智力。甚至一生就研究一个问题,一个博士可以在他的专业之外完全是一个白痴,高学历需要的是耐心、细致与刻苦精神。

 

但是,对于经商的人来说,靠只关注一个问题而取得成功,这是不可能的。他需要的信息是多元的综合的,而且是变化多端的。他获取的一切都是为了应付情况的变化。所以他必须根据变化了的情况去懂许多东西,而且必须随时准备学习他原来不懂的东西。

 

这两个不同的领域里对人的学习要求是不同的。对于人才的素质要求也是不同的。商业界的优秀人才与学术界的思想博大的那类人有点相似,也就是要有“刺猬”的素质与才气才行。但是,这类学术思想人才却又不是仅仅靠高学历文凭能够解释得了的。

 

这个现象在西方是普遍存在的,也是一个被默认的现实。即使如西方的教育那么先进,也难免因为受教育过多而损害人的其他方面。毕竟商业活动的素质要求与学术能力的要求是不同的。正因为这样,他们才把商界、学界与政界作了严格的区分。

 

如果说一个优秀的博士进入商界没有一个初中毕业生表现优生,那么这是一个非常正常的现象,完全不必大惊小怪,因为博士所专长的东西并不在这里,而且他所专长的东西可能在这里还会成为妨碍他成功。

 

一个博士专长的多是书本知识屯规范化的东西,他习惯于面对的只是纸上知识的某一个方面而已。但是,一个成功的商界巨子,他从一开始就要面对的是整个社会与整个人生。

 

博士结结巴巴的口才,可能不会影响他写出优秀的博士论文,但是,却可能会影响他谈成一笔生意。博士古怪的脾气可能正是他的个性与特色,还可能成为学界的经典故事,但是,在商界却可能完全不会有任何价值,而只会给他带来失败。

 

一个社会,冷静地看待文凭的价值是十分必要的。就我们目前的教育来说,经过种种的规范化训练,实际上许多人等到毕业时,他身上仅有的野性与灵气都完全被消磨了。但是,人身上的野性与灵气可能正是经商最宝贵的素质。高学历的人还是回到自己的专长领域里来吧,毕竟这里也可以是一流人才的天地。

 

最后,回到这个问题,什么是教育?对这个问题的理解不同,人们的选择也不会相同。我学生时代那些让人们啧啧称赞的好学生,好孩子,今天早就泯灭于众矣。人,倒不是一定要成名成器,但是,每个孩子会有每个孩子的生命轨迹,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天赋、兴趣和特长。让孩子教育自己,成为他自己,发展自己的个性,做他自己最感兴趣的事情,他的一生多半就是幸福的。

联系信息

  • person联系人:bababb
  • smartphone手机号: phone_in_talk
  • assignment_ind微信号:content_copy
  • work公司:
  • my_location地址: